Logo

貴州天安科技(天安環(huán)宇)有限公司南昌安達貴州分公司



《焦點(diǎn)訪(fǎng)談》 20210322 環(huán)評打假 守住環(huán)保第一關(guān)

      [字號: ]

發(fā)布日期:2021-03-23

瀏覽次數:2378      



央視網(wǎng)消息(焦點(diǎn)訪(fǎng)談):今天我們來(lái)關(guān)注一個(gè)領(lǐng)域的質(zhì)量問(wèn)題:環(huán)評文件的質(zhì)量。環(huán)評,是對規劃和建設項目實(shí)施后可能造成的環(huán)境影響進(jìn)行分析、預測和評估,提出預防或者減輕不良環(huán)境影響的對策措施,進(jìn)行跟蹤監測的方法與制度??梢哉f(shuō),環(huán)評文件是生態(tài)保護的“第一關(guān)”,環(huán)評文件能否如實(shí)反映情況,提出的對策是否到位,關(guān)系到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的保護水平。然而,近年來(lái),在一些地方卻頻頻爆出環(huán)評文件粗制濫造,甚至弄虛作假的問(wèn)題。

河北廣宗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是華北最大的自行車(chē)、童車(chē)生產(chǎn)基地。2020年7月中旬,開(kāi)發(fā)區管委會(huì )在廣宗縣政府網(wǎng)站上傳了環(huán)城工業(yè)園區擴建規劃的環(huán)境影響報告書(shū),進(jìn)行公示,就在公示期間,公眾提出了質(zhì)疑。

網(wǎng)友當時(shí)的截圖顯示,在7月16日公示的環(huán)境影響報告書(shū)全文中出現了這樣的表述:“7月29日開(kāi)發(fā)區管委會(huì )組織召開(kāi)環(huán)境影響報告書(shū)座談會(huì )。會(huì )議邀請了相關(guān)部門(mén)及周?chē)迩f代表參加,參會(huì )人數共69人。與會(huì )代表提出相關(guān)疑慮、問(wèn)題,環(huán)評單位對其進(jìn)行了解答?!泵髅魇?月16日公示的環(huán)評報告書(shū),卻把半個(gè)月后組織召開(kāi)座談會(huì )的事寫(xiě)進(jìn)報告書(shū),還寫(xiě)得活靈活現,這是怎么回事呢?

這位負責人說(shuō),他們2020年5月剛剛涉足環(huán)評業(yè)務(wù),6月下旬,通過(guò)公開(kāi)招投標,承接了開(kāi)發(fā)區擴建環(huán)評任務(wù)。根據園區規劃環(huán)評的編制機關(guān)開(kāi)發(fā)區管委會(huì )的要求,要抓緊推進(jìn)。7月16日,環(huán)評公司就拿出了報告書(shū)全文,忙中出錯,寫(xiě)進(jìn)了按程序要在月底才進(jìn)行的工作。

記者了解到,網(wǎng)友提出質(zhì)疑之后,當地叫停了公示,計劃29日開(kāi)的會(huì )也就不了了之。同時(shí)具體編制人員已被辭退,記者也就無(wú)法和本人求證過(guò)程。不論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,這份經(jīng)不起推敲的環(huán)境影響報告書(shū)做完后按要求交給了廣宗開(kāi)發(fā)區。根據《規劃環(huán)境影響評價(jià)條例》,規劃編制機關(guān)應當對環(huán)境影響評價(jià)文件的質(zhì)量負責,也就是說(shuō),開(kāi)發(fā)區應當擔負起審核環(huán)評報告的責任。

在河北廣宗,規劃編制機關(guān)重速度、輕審核,最后拿給公眾的是有明顯漏洞的環(huán)評文件,還沒(méi)有報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門(mén)審查就被公眾發(fā)現。在四川,有單位公然在環(huán)評報告上弄虛作假。2018年年初,四川省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廳工作人員在審核一份環(huán)評文件時(shí)發(fā)現了異常。

有一份化工公司綜合利用副產(chǎn)品的建設項目環(huán)境影響報告書(shū),業(yè)主單位是四川恒勝化工。2017年,恒勝化工上馬新項目,委托四川環(huán)科源公司編制報告,四川環(huán)科源公司又委托四川中晟環(huán)保提供監測數據。審批人員發(fā)現,編號2016和2088兩份相隔近8個(gè)月的報告,有三個(gè)項目15組數據完全一樣,并且蹊蹺的是,和正常報告不同,2088號報告只是一份掃描件,審批人員立刻要求監測公司提供原件。

原來(lái),環(huán)境影響報告書(shū)開(kāi)始編制后,環(huán)科源公司就向中晟公司提出,提供2017年2月相關(guān)監測數據,中晟公司指派了工作人員占某落實(shí)此事,其間占某由于春節休假和職務(wù)調整,徹底忘了此事。2017年10月份,環(huán)科源公司要求提供數據時(shí),占某才想起此事,于是安排了工作人員趕到現場(chǎng)。在工作人員按正常流程出具了這份編號為2016,時(shí)間為2017年10月份數據的報告后,占某偷偷拿到報告并作為模板,篡改數據后,偽造了這份編號為2088,時(shí)間為2017年2月份的報告。

查明真相后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門(mén)和市場(chǎng)監管部門(mén)依法對相關(guān)單位予以處理,審批部門(mén)要求建設單位重新編制并提交了報告。2019年,在重新審核通過(guò)后,建設單位投資8000多萬(wàn)元的新建項目開(kāi)工,2020年1月份正式建成投產(chǎn)。

從趕進(jìn)度、走過(guò)場(chǎng)到公然造假,環(huán)評文件這本該是生態(tài)保護的“第一關(guān)”,在部分地區、部分單位卻接連出現問(wèn)題。數據顯示,2020年年初以來(lái)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對各地審批過(guò)的3.2萬(wàn)份環(huán)評文件進(jìn)行智能校核,對409份環(huán)評文件進(jìn)行重點(diǎn)復核,發(fā)現20余份環(huán)評文件涉嫌存在嚴重質(zhì)量問(wèn)題,已經(jīng)移交查處,50余份環(huán)評文件存在一般性質(zhì)量問(wèn)題,已予以相應處理處罰。全國累計對733家環(huán)評單位和671名環(huán)評人員依法予以處理處罰。

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相關(guān)負責人透露,從環(huán)評報告的這些質(zhì)量問(wèn)題看,有的是直接抄襲,例如2020年3月份,深圳灣航道疏浚工程公示時(shí),環(huán)評文件中竟然出現30多次“湛江灣”。有的是遺漏重要環(huán)境保護目標,未開(kāi)展相關(guān)環(huán)境要素預測評價(jià),有的干脆編造、篡改環(huán)境現狀監測、調查數據或者危險廢物鑒別結果。產(chǎn)生這些質(zhì)量問(wèn)題,反映出建設單位沒(méi)有落實(shí)主體責任,環(huán)評編制公司沒(méi)有認真履行職責。按要求,項目參與方對環(huán)評文件涉及的技術(shù)報告、數據資料都負有審核把關(guān)責任,否則出現問(wèn)題也要按照新的《環(huán)評法》追究責任。以四川這起事件來(lái)說(shuō),中晟公司員工第一次向環(huán)評單位提供虛假數據后,環(huán)評單位也察覺(jué)到了異常,退回了報告,但在中晟公司員工修改虛假數據并再次提交后,環(huán)評單位認可了數據。

專(zhuān)業(yè)人士指出,近幾年來(lái),環(huán)評市場(chǎng)發(fā)生了較大變化。為持續推進(jìn)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領(lǐng)域“放管服”改革,2018年12月29日《環(huán)境影響評價(jià)法》修改,取消環(huán)評單位資質(zhì)限制,不到兩年時(shí)間,全國從事環(huán)評文件編制業(yè)務(wù)的機構從900多家增長(cháng)到了眼下的6000多家。取消資質(zhì)限制進(jìn)一步激發(fā)了市場(chǎng)活力,市場(chǎng)競爭更加充分,但同時(shí),部分新進(jìn)入單位也暴露出能力水平不足、責任心差等問(wèn)題。從原來(lái)的重資質(zhì)、事前準入管理,到如今的重信用、事中事后監管,這對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門(mén)提出了新的挑戰。

在智能監管、靶向監管的同時(shí),國家進(jìn)一步健全法治,明確責任。根據新修改的《環(huán)評法》,建設單位、規劃編制機關(guān)應當對環(huán)評文件的內容和結論負責,但在實(shí)踐中,部分建設單位或者規劃編制機關(guān)責任意識還有待加強,記者在河北廣宗經(jīng)濟開(kāi)發(fā)區就注意到,相關(guān)責任人對環(huán)評工作知之甚少。

根據新修改的《環(huán)評法》,環(huán)評文件出現嚴重質(zhì)量問(wèn)題,對建設單位以及建設單位相關(guān)人員都要進(jìn)行處罰,為此,2019年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門(mén)配套制訂了《建設項目環(huán)境影響報告書(shū)(表)編制監督管理辦法》,強化問(wèn)責追責。以深圳灣航道疏浚工程環(huán)境報告書(shū)抄襲事件來(lái)說(shuō),監管部門(mén)除對環(huán)評編制單位、主要編制人員處罰外,還對兩個(gè)建設單位分別進(jìn)行了處罰。2019年11月,在引進(jìn)大數據、智能監管技術(shù)手段的基礎上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門(mén)上線(xiàn)了全國統一的環(huán)境影響評價(jià)信用平臺,發(fā)揮信用監管威力。

環(huán)評文件真實(shí)與否,反映的是相關(guān)單位的誠信,關(guān)系的是綠水青山的保護。這第一道關(guān)把不住,就會(huì )給環(huán)境保護埋下隱患,對相關(guān)的建設和規劃單位來(lái)說(shuō),其實(shí)也增加了糾錯成本。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門(mén)負責人也托我們在這里喊個(gè)話(huà):建設單位、規劃編制單位以及環(huán)評單位要以案為鑒,切實(shí)履行法律賦予的責任,高度重視并做好環(huán)評工作,這既是應盡的社會(huì )責任,也是對自己負責。同時(shí)我們也要向監管部門(mén)喊個(gè)話(huà):打假只有進(jìn)行時(shí),沒(méi)有完成時(shí),生態(tài)環(huán)境部門(mén)也需要強化溯源機制和責任追究制度,夯實(shí)防火墻,防患于未然,全社會(huì )共同努力,筑牢守好綠水青山的第一道防線(xiàn)。